欢迎来到 手机配件回收网 网站
新闻动态
    无分类
联系我们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
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我成立于2006年,专业从事手机配件回收和销售,多年品牌运营,深受广大客户青睐和信任!

我公司专业高价现款回收个人和工厂库存手机IC芯片和手机主板,如:手机CPU、手机字库/内存/闪存/EMMC/EMCP/FLash、手机中频ic、手机电源ic、手机蓝牙ic、手机功放ic、WIFI等手机芯片和高通手机主板、MTK手机主板、三星手机主板、国产手机主板等各种智能手机主板及配件!

公司资金雄厚、现金交易、诚信待人、专业技术、丰富经验、经过不断的探索和发展,已形成完善的评估、采购、物流团队与销售网络,从而为客户提供快捷、价优、全面的库存处理服务迅速为客户消化库存呆料,回笼资金,我们交易灵活方便,可在香港或大陆交货、高价回收、现金支付、尽量满足客户要求!

通过长时间的努力,好ic(Www.Haoic.Cc)正在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填补着我国手机回收规模化的空白,建立了由高价回收到低价供应的逆向经营链条,通过自身提供的技术支持完成高价到低价的差价回补,为客户提供最实惠、最快捷、最有价值的服务,主营品牌涉及:三星(SAMSUNG)、高通(Qualcomm)、MTK(MediaTek)、展迅、现代、海力士、闪迪、东芝、镁光、博通、SKY、Csr、RDA、因特尔、德州仪器等配件手机芯片,与三星、苹果、LG、HTC、诺基亚、索尼、黑莓、夏普、华为、中兴、酷派、现代、小米、联想、OPPO、海信、一加、锤子及步步高、富士康、高新奇、港立通、金立、OPPO、长虹、酷派、波导、TCL、康佳、创维、雅达电子、宏基集团等代工厂/安卓品牌手机厂家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,丰富的资源也帮助其成为了全国百家企业的库存收购商与寄售商,并获得客户一致好评!


欢迎咨询

QQ:5273457  微信/电话: 13556666956 

Email/邮箱:haoic@qq.com  官方网址:Www.HaoIC.Cc

 

 

手机主板回收价格是多少?

2016/6/26 23:15:50      点击:
由于自立技能越多,那么与现有的手机主板回收能系统(Wintel、AA)兼容性就越差,商场化难度就越大;反之,采购/运用国外技能越多,和现有的技能系统兼容性就越好,商场化也就越容易。笔者依据自立可控程度凹凸和商场化运营的难易,将国内IC规划公司划分为3条爱憎分明的技能道路:

  独立自立道路的龙芯、申威。

  由于技能独立自立,和国外主导的技能系统不兼容,有必要重整旗鼓——有必要自立拓展指令集,比方龙芯的loongISA;自立规划微构造,比方龙芯的GS464E;自立开发编译器,比方龙芯的LCC和申威的SWCC;自立开发操作系统,比方龙芯的loongnix和申威的睿思操作系统;

  自立构建工业联盟和软件生态……这是一项十分巨大而杂乱的作业,资金需求量大、研制周期长、技能门槛高,因而商场化难度十分大。

  半自立形式的飞扬。

  飞扬采购了ARM指令集授权,表面上看起来和自立道路的龙芯采购MIPS持久授权差不多,但从开展权和利润上看,仍是有不小的差异,而且这个差异还适当的要害——除了要向ARM交纳巨额专利费以外,在开展上受制于人。下图为龙芯3A2000和飞扬1500A在自立可控方面的比照。

  飞扬只能是ARM卖啥,你用啥,在生态上也只能跟从ARM。即使飞扬规划了自个的微构造,也不能像龙芯那样对外授权。

  在安全上,若微构造自立规划,则能保证商品安全可控,比方飞扬自立研制的64核ARM V8指令集的服务器芯片“火星”。但如果像飞扬1500A那样采购ARM Cortex A57,则和海思麒麟、展讯相同依靠境外技能。因而,笔者将飞扬的形式称为半自立。

  依靠于境外技能的兆芯、宏芯、海思麒麟、展讯。

  兆芯的ZX-A即是VIA NANO的马甲;宏芯的CP1即是IBM Power8的马甲;海思麒麟和展讯在技能上也是高度依靠ARM……单单就CPU而言,本质上是IBM、ARM、VIA公司在华代理人。因而,很难和“自立可控、安全可信”划等号。

  上述公司最大的优势也是在技能上能够依靠境外公司,以海思麒麟、展讯为例,能够采购ARM的指令集授权;或采购ARM Cortex A53/A57/A72等微构造,依靠于国外开源GCC编译器;依靠于安卓操作系统及其软件生态……海思麒麟、展讯依附于“ARM+安卓”技能系统,就不必像龙芯、申威那样事事皆需自立研制,能够大幅技能门槛低,商场化难度也低,能赚快钱。

  固然,华为自立微构造也正在研制中,不过在还没有商品或许发布模拟器测试成果前,海思麒麟仍然归属于依靠境外技能这一档。

  ARM技能道路很难契合自立可控规范

  笔者以为,真实的自立可控和自立知识产权,有必要能够做到信手机主板回收息安全不受制于人,工业开展不受制于人。因而,选用国外技能穿马甲的做法,无法真实做到信息安全不受制于人,显然是不契合自立可控要求的。

  而采购ARM的IP核做集成的的形式能否契合自立可控的规范呢?表面上看,CPU或SOC是自立研制的,但由于微构造(CPU核)是从ARM手里采购的,不被国内公司掌握,因而在安全和后门疑问上,必然得不到底子保证——微构造决议了CPU的功能、功耗、安全性等要素,而平时咱们所说的双核、四核、八核CPU芯片,其实是将2、4、8个微构造(CPU核)的接口互联并集成到一片硅片上。

  正因而,由于都是采购ARM规划的微构造,所以基于ARM构造的国产芯片手机主板回收的功能、功耗、安全性都由ARM决议,中国ARM阵营IC规划公司在功能、功耗、安全性底子不具备话语权,能够做主的,仅仅是把这些ARM微构造组合成双核、四核、仍是八核的CPU芯片,以及在后端规划方面,在ARM留有的冗余范围内,将主频定得高一点仍是低一点。

  别的,即使是授权等级更高的指令集授权,ARM也是给出了许多约束,国内IC规划公司是很难凭仗有限的授权走出自个的路,并终究单飞——华为、飞扬能采购ARM指令集授权,但买到的仅仅是ARM64位指令授权,并没有买到ARM32位指令集授权。由于ARM 32位指令系统的CPU芯片在移动互联网国手机主板回收际占有了90%以上的商场份额,以及ARM32位和64位指令集不兼容(MIPS32/64是能兼容的),ARM向飞扬、华为推销64位指令授权,本质上是找代理人跑马圈地,推行ARM 64位指令集,扩展商场份额,避免重蹈Intel当年IA-64指令的覆辙。

  而且华为和飞扬采购的指令集的运用范围也是有约束的,只能用于服务器领域,由于ARM推销ARM64指令的时分,本来的目的即是让华为、飞扬在中国大陆协助ARM开辟服务器商场,自带干粮、自担风险为ARM打江山、抢地盘。更要命的是,ARM的指令集授权十分贵重,每5年的授权依据不一样的授权等级,费用昂扬——恰恰是如此昂扬的授权费致使U.C. Berkeley等几个大学推出RISC-V指令集,Google、惠普、Oracle、西部数据等公司建立RISC-V基金会的因素(RISC-V指令集是一个没有专利疑问和没有历史包袱的全新指令集,而且以BSD许可证发布。任何公司都能够在自个的商品中免费运用,而修正也无需再开源)。